bodu.com

首席执行官博客

正文 更多文章

粮食危机、土地政策和消失的农民

在可见的将来,农民都将成为长工,与旧社会地主家不同的是,他们或许是上了保险的长工。 

文/周治国

过年回家,几乎听不到村民卖粮的事情,这种情况其实已经持续好几年了,大多数种粮的都是60岁左右的老人,50岁左右都奔赴到城里打工了,所种的粮食其实也就是满足家里人口的口粮,并没有指望在粮食上挣钱,一年的一亩田种下来,不如打工一个月的收益。而后生代,尤其是80后,根本就不知道如何种田。我想,全国大部分以家庭承包制的农田基本都是这样的情况,所以我对新闻联播里说的,粮食年年增产颇不理解。

 

粮食危机今年就会出现,表现在农副产品全面上涨的价格上,如果政府不想办法引导,明年将会出现严重的危机。农村人对土地是非常热爱的,即使抛荒出去打工,也要把田地留着,这是人生的退路。但是曾经为之骄傲和辉煌的家庭承包制实际上已经破产,未来的道路仍然是规模化农场,但为什么现在进展缓慢,这缘于土地政策,农民不拥有土地的处置权,也就是土地不能变成不动产,无法在市场交易,也不能给自身带来利益。所以农民是不会轻易将土地让人,这可是生存的退路啊。

 

面对这种两难境地,政府所用的招数就是征收,我所在的家乡就是池州市梅龙镇,去年因为征收土地问题,农民将市长的车子掀翻在地而轰动一时。但是征收仍然在继续,周围六七个村庄已经拆迁,农民洗脚进城,进了城农民仍然是四处漂泊打工,他们对未来有明显的恐惧感。征收仍然在继续,不过价码已经被政府提高,我家的山地被征用了一部分,给了老母亲几万块,但是被扣掉了几千块,母亲说政府讲是要缴税,我回家算了一下,约20%。这相当于个人所得税了。我第一次听说拆迁补偿要交个人所得税,网上查找政策未果。 政府把自己当企业经营,对老百姓采用的是战略战术,所以政策从来不透明,感情36计都用在这上面了。

 

千亩良田陆陆续续建起了工厂,我在沿江公路一看,都是一些初级的加工制造企业,听说上海的宝钢也要迁过来。农民对征收是又爱又恨,爱的是住进城里了,至少房子是国家建好的安置房(希望政府要严控安置房质量,有些安置房几年后就变成了危房,这样搞下去,社会会动乱的,因为将人逼到绝境,必然引起暴动),恨的是补偿款太少,对于一家4-5口全是农民的话,他们对未来没有任何信心。 我一直对农村拆迁很关注,但我为什么不和政府计较,因为我家里只有老妈一个人是农村户口,子女通过上学,已经城市化了。 但是那些5口之家全是没受过多少教育的家庭,拿到一套安置房,10-20万补偿款,未来何去何从,并没有人给出路给他们。现在打工的形势好,什么都好说,万一经济不景气,这些人衣食住行从何而来呢?

 

农村的土地未来如何处置呢?家庭承包走到今天已经走不下去了,以公司化的农场运作,势必要牵扯到土地整合的事情,直接从农民手上夺走田地将农民赶进城里,还是将土地算作农民的私产,不管谁用了地,也要分红给农民,确保农民的生活着落。 我觉得可以做农场试点,引入资本运作,农民可以给农场主种田挣工资,但是土地最好属于农民的私产,要给农民地契,确保农民的权益,农民只不过将土地集中起来给予资本家使用,而不是现在的征收政策,农民走了,完全就没农民的事情了。万一农民在城里无法立足,他如何养活全家呢?

 

农村陆续消失先是赤脚医生,农民看病只能去十几里的镇上,然后是各个中小学校一律破产关门,现在是农民。2年内,我从小就熟悉的周边20多个村庄将全面消失,农民被消灭,全部住进了安置房。目前从政府规划看,没有发展农场的势头,铺天盖地的在田地上盖厂房。农民不种地了,政府又不引导资本运作农场,而是盖了很多工厂,那些服装厂盖那么多有什么用?连珠三角、长三角的服装厂基本上是血汗工厂,何况盖在内地的话,农民进厂做工,幸福指数连当农民都不如。而且更严重的是,耕地一再被侵占,粮食危机愈显的严重。

 

农业是生存的根本,工业是提高生活品质的,我们不考虑生存的口粮问题,先考虑提高生活品质,试问:吃不饱肚子,任何工业品都不能提高生活品质。人生存的法则其实很简单,就是吃饱饭,这个政策不能动摇,没有农业的基础,任何发展都是昙花一现。


 

分享到:

上一篇:单品牛仔裤市场营销的盈利模式

下一篇:服装行业电子商务发展历史、业态及趋势

评论 (0条) 发表评论

抢沙发,第一个发表评论
验证码